爱看笔趣阁小说网 > 亚博体育 黑平台 > 至尊剑皇 > 至尊剑皇 第一千二十七章 师者

至尊剑皇 第一千二十七章 师者

推荐阅读: 笔趣阁info|
  噗……

  秦墨一口鲜血喷出,淡金血液中混杂着森白火焰,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妖艳的轨迹。【风云阅读网.】

  喷出的这口鲜血中,蕴含着秦墨的真焰和剑气之力,与森白骨焰不断碰撞,却是难以将这种骨焰斩灭。

  同时,秦墨身形连闪,踏着【麒麟踏瑞】,如飞鸿一样逃离,这一指并未对他的脏腑造成损伤,事实上,这一指蕴含的力量不仅强大,并且,指劲中蕴含的骨焰最是可怕,竟是不断腐蚀秦墨的身躯,朝着四肢百骸飞蔓延。

  这样的情况,秦墨从未遇到过,从斗战圣体第五层开启以来,他固然时有受伤,但是,无论是何种伤势,都会被斗战圣体抑制,迅朝着愈合展。

  “快逃!子,这家伙才是最可怕的,这是骨幽一指的指力!比北寒门、青曦宗,乃至天蛇仰氏的绝学可怕的多!”

  银澄急声催促,迅运转【青焰琉璃火】,为秦墨驱散侵入体内的骨焰。

  奈何,【青焰琉璃火】固然无比强大,已是跻身圣阶妖火,但是,却只能抑制这种骨焰之力,无法全部祛除。

  灯座空间中,高矮子从睡梦中醒来,他之前虽然苏醒,但是,却还是有些嗜睡,时不时就会趴着睡着。

  然而,这矮子却是察觉到不对,注意到秦墨的情况,顿时两个眼珠子圆睁,失声道:“骨幽一指!子,你怎么惹上这样的敌人?快逃!”

  秦墨确是在逃遁,他感到致命的危险,并不是来自四大武尊的压力,而是来自侵入体内的这种骨焰。

  骨幽一指!?

  从【帝骨十术】中演绎出的指技,单凭这一点,就可以想见这种指技有多么可怕。

  “要快点逃走,觅地疗伤,否则,体内的骨焰会深入骨髓,难以拔除。”秦墨很焦急,这是第一次,遇到对斗战圣体有着巨大威胁的力量。

  砰!

  身后,北寒门武尊,幽黑影子齐齐冷笑,相继追出,可怕的寒气、恐怖的指技交替袭至,根本不给秦墨任何逃走的机会。

  斩草除根!

  四大武尊同时出现的那一刻,就不容这一次的袭杀有失,甚至于,这四大盖世强者都存了心思,要将源刀尊等所有人葬在此地,以绝后患。

  撕拉!

  那幽黑影子的度极快,在四大武尊之中,应是度最快的一个,仅是一个闪烁,就已出现在十里之外,追至秦墨身后。

  “人族秦墨,你确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奇才,可惜,太锋芒毕露的结果,就是过早的陨落。古往今来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,若你的神魂进入六道轮回,记得铭记这个教训……”

  阴恻恻的声音响起,充满了讥讽,又是一道指劲点出,袭向秦墨的背部后心位置。

  这一指若是命中,心脏直接会被洞穿,即使秦墨身具斗战圣体第七层,也是十死无生。

  咚!

  突然,远处的天际,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,如辽阔草原上,响起的鼓声,随着风声传来,令人闻之难忘。

  下一刻,这声音骤然变化,如惊涛拍岸,如怒海中掀起万丈波涛,直卷上天际。

  再是一息的时间,这声音锐利高昂,如金戈铁马,直透云霄,震得天地动荡。

  咔嚓、咔嚓……

  半空中,一道光辉闪过,快到了极致,骨幽指劲、寒冰气劲纷纷被贯穿,化为烟尘消散。

  一声巨响,地上爆开一个直径千丈的深坑,将秦墨与两大武尊分隔开来。

  “谁?!”

  “敢阻本尊之事?”

  幽深影子、北寒门武尊皆是色变,伫立在深坑边,朝坑中望去,双双露出震惊之色。

  在坑底中,有一根半尺长的七彩翎羽摇晃,缕缕瑞彩萦绕,充斥着一种无边浩荡的气机。

  这根七彩翎羽的气机,犹如天级神兵一样,有种千锤百炼的质感。

  可是,落在幽深影子、北寒门武尊眼中,却是能够清晰分辨出,这是由最精纯的地气凝聚,形成的一根七彩翎羽。

  单纯以地气凝兵,达到天级神兵的锋利,这一点圣级武者就能做到。但是,若以为武器,投掷而出,贯穿两大武尊的攻势,这样的手段,就算是同阶的武尊也难以办到。

  看着这根七彩翎羽,幽深影子还没有其他联想,但是,北寒门武尊则是脸色骤变,失声惊呼:“祖阵之技-【大梦孔雀】!?”

  “什么?又是祖阵之技?是谁,难道……”幽深影子一惊,旋即也想起了什么,顿时惊呼出来。

  轰隆!

  遥远的天际,一股股澎湃地气汹涌,如一条条巨龙飞舞,形成无边浩荡之势。

  而后,天地震动之声传来,大地也随之颤动起来,地动山摇之中,一个身影从遥远天空飞掠而至,却是转瞬之间,就已出现在近前。

  半空中,一个身影伫立,身着长袍,样貌清癯,看起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衣袍翻飞之间,自有一种凡脱俗的气度。

  在其身后,一圈圈瑞彩光环旋转,与天地的地气交鸣,隐隐传来龙吟狮吼之音。

  “奕师……”秦墨惊喜喊道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,奕铭风会突然赶至,这位绝世阵道宗师远赴鬼雾海,临行前曾预计,至少要十年八载才会回归,现在才过去不到一年,竟是在此地出现。

  这一声“奕师”,落在北寒门武尊、幽深影子耳边,则如同晴天霹雳,震得两大盖世强者身躯微晃,却是竭力维持平静。

  “真是奕铭风么?”北寒门武尊神情凝重,如临大敌。

  近一年前,奕铭风在阵城骤然出世,展现堪比武主的恐怖战力,一跃成为古幽大6的巅峰存在。

  袭杀秦墨这件事,若是奕铭风亲至,那就太棘手了。不过,对于突然出现的奕铭风,北寒门武尊还是心存怀疑,因为在此前,也曾有过真假奕铭风的传闻。

  “哼!北寒门……”

  半空中,奕铭风迈出一步,顿时,地气如怒涛一样沸腾,朝着他脚下汇聚,形成一个巨大的脚印,如山岳一般巍峨,轰然踩了下来。

  “这是【麒麟踏瑞】!?”北寒门武尊脸色连变,双掌一动,交替迎了上去,掌势一起,周围漫天六棱形冰晶垂落,形成一片冰晶场域。

  这是北寒门绝学中的最强杀招之一,其原理与竹影的种族神通相同,以场域作为武器进行直接碰撞。不过,这种杀招的威力,比之竹影的要强大百倍,其中蕴含着双重力量的寒冰场域,若是威力彻底爆开,足以将一座城池全部冰封。

  咚!

  如山岳般的七彩脚印踏下,与寒冰场域结实碰撞,而后力量余波当即炸开,一力量余波如火山喷,冲击的北寒门武尊连续后退,竟是连一脚都承受不住。

  “咳……”北寒门武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眼中露出惊骇欲绝之色。

  这一脚之力,蕴含着天地大势,仅是其中蕴含的武道奥义,就几乎将北寒门武尊压垮,差点被一击重伤。

  对于传闻中,奕铭风精擅两种祖阵之技,北寒门武尊在刚出世时,听闻这样的消息,有着七成不信。祖阵之技何等难以修炼,一位阵道宗师穷极一生,能够修炼一种,就已是莫大的成就,比之跻身武尊还要来得辉煌。

  一人兼修两种祖阵之技,未免太过惊世骇俗。

  却是想不到,刚一碰撞,北寒门武尊就处于绝对的劣势,他心中既惊且怒,并有着一种屈辱,之前北澜一就是被秦墨生生踩死,想不到类似的事情又生在他身上。

  “走!这是奕铭风本人。”

  不带北寒门武尊提醒,幽深影子已是转身就走,这双方碰撞的刹那,这神秘武尊就预感到不妙,哪里还敢逗留在这里。

  嗖嗖……,两道轻烟飘起,幽深影子、北寒门武尊已是逃至百里之外,奕铭风这一脚【麒麟踏瑞】,实是令他们感到心惊肉跳。

  “奕师。你怎么回来了?”见到奕铭风从半空中落下,秦墨来到近前,惊喜问道。

  这一遭,他可真是死里逃生了,若是奕铭风再晚来片刻,秦墨就算能逃脱这绝境,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  “我奕铭风的徒弟受了欺负,我还能不敢来吗?”奕铭风打量着秦墨,满意点头。

  近一年不见,秦墨的气机、气度比之以前,强盛了何止一倍,可以用判若两人来评价。

  这样的进步度,让奕铭风很是满意,随即,听到秦墨所的这次袭杀,奕铭风脸色沉下来,大袖一挥,袖口不断扩大,竟是将秦墨收了进去。

  砰!

  漫天瑞光涌动,奕铭风已是飞掠而起,朝着北寒门武尊、幽深影子直追而去。

  “设局杀我徒弟?怎么现在就跑了?给我滚回来!”

  轰隆……

  虚空直接洞开,出现一道长达千里的透明沟壑,一直蔓延至源刀尊等人的战场,无比恐怖的地气肆虐,令在原地交战的四大武尊纷纷停手,震惊的看向天空的一个方向。

  “祖阵之技?!奕铭风……”祁哲最先反应过来,神情急变,再难保持之前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。

  随后,源刀尊、老头陀也反应过来,两人二话不,猛地催动力量,将攻势再次提升一个层次,牢牢困住祁哲、仰氏大妖,既有堪比武主的盖代强者出现,可不能让这两个家伙跑了。